花菜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菜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偿清俄石油供应欠款俄中将签30年供气合同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16:12 阅读: 来源:花菜类厂家

中国偿清俄石油供应欠款 俄中将签30年供气合同

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七次会晤当地时间5月31日在莫斯科结束。中俄双方签订了天然气合作议定书,两国还计划制定30年供气合同。

中国政府网消息说,中俄能源谈判副代表、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介绍,中国副总理王岐山与俄罗斯副总理谢钦签署了《关于2009年6月24日<天然气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的议定书》。

“在重大项目合作方面,双方又迈出了重要一步。”刘铁男说,中国和俄罗斯在石油、天然气、煤炭、核电、水电和生物质能等多领域开展合作。

俄新社31日消息说,俄副总理谢钦在记者会上表示,俄中两国打算制定向中国供应30年天然气的合同。该合同规定每年沿两条路线供应总量达6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谢钦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将在6月10日前完成相关谈判,以及签署这一商业合同的准备工作。”

另据俄新社报道,中国还付清了“石油还贷款”项目的争议款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俄罗斯对外政策室主任万成才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会晤成果颇多,不仅为胡锦涛主席访问俄罗斯做了一定准备,而且为中俄更广泛的能源合作打下基础。”

中国偿清供应欠款和争议款项

俄新社5月31日报道称,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发言人伊戈尔·杰明表示,该公司通过中方的两次付款收到资金。“昨天中方向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支付了大约3300万美元,今天转账了4500万美元。”

另据俄新社引述俄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的代表的话称,该公司30日收到中方5000万美元的付款,31日收到了6700万美元。

中国总计向前者转账7800万美元,向后者转账1.17亿美元,从而偿清了石油供应欠款。

中俄还就未来中俄下一阶段的石油合作进行谈判。中国能源局局长刘铁男31日在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七次会晤结束后表示,俄中或将在年底前就成立联合炼油厂的问题达成一致。

他还指出,两国打算扩大在石油产品零售领域的合作,主要是成立连锁加油站。

万成才对本报说,“在中俄石油换贷款争议问题上,我们要吸取教训,避免再次出现此类问题。”

万成才认为,战略协议的达成不代表最后合作合同的细化,在具体的合同文本行文上一定要避免不严谨或者考虑不周全的地方,尤其是在这种涉及两国贸易战略的大问题上。

他还指出,中俄长久以来一直是战略协作伙伴,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在能源谈判问题上,我们不能因小失大,求合作、谋共赢才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

中俄双方在2009年签署了250亿美元“石油换贷款”合同。到2011年3月因为总价核算和运费分歧,合同履行节外生枝。

俄罗斯媒体3月报道,在石油价格上,俄石油指中石油单方面少付了7%。俄管道公司也说,合同价格与中方支付的存在百分之几的价格差异。同时,在“东西伯利亚—太平洋”输油管道运费上,俄方计算到科济米诺港,中方只算到中国支线的起点斯科沃罗季诺,这样运费减少。

俄中将签30年供气合同

供应总量达6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应合同将考虑沿两条线路进行。俄副总理伊戈尔·谢钦说,计划每年沿西线供应300亿立方米天然气,沿东线输气380亿立方米。

俄新社报道称,谢钦透露供气合同将于6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俄期间完成签署。不过,万成才预测说:“达成原则协议是可能的,但到最终签署合同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目前中俄就天然气定价公式可能还存在分歧。俄总理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31日向俄新社透露,俄中已就长期对华供应俄罗斯天然气的原则性问题达成一致,定价公式还需要进一步协商。

但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副总裁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5月20日称,该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已经在天然气价格公式方面达成共识。“输华天然气价格公式和其他合同参数已经敲定。俄中双方天然气价格差距不到100美元。”

中国广播网也报道说,俄主张以每千立方米大约300美元的价格输出天然气,相当于8.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中国则期望把价格控制在200美元以内,相当于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对此说法,包括中石油在内的多位石油系统人士都未予以确认。

“我对此次谈判能就价格达成一致并不乐观。”一位中石油高层对本报坦言,“我们不急于现在就确定价格,因为中俄天然气合作还有很多准备工作尚未就绪,现在即便确定了价格,也未必就能执行。”

据这位中石油高层介绍,首先东西两条管道的气源地、走向等都未确定;管道的建设更是还未列入议事日程中;中俄双方还要成立专门的管道建设委员会,以负责整个项目的建设、施工和未来的运营。“这些至少需要两年时间准备。”

“俄方希望能实现气价与油价的挂钩,而我们却希望能借目前液化天然气(LNG)现货价格偏低的机会把价格拉下来。”有石油系统内人士对本报称。

在上述人士看来,如果中国接受俄方的价格,就意味着国内能源价格体制改革必须提速。“气价、油价、煤价都与国际价格接轨——国内现在通胀压力已经很大,中央政府能允许这样做吗?”

中国气价倒挂影响俄气进口

事实上,由于经济发展及节能减排的需要,我国天然气需求增长十分迅猛,已远远超过了国内天然气生产的增速,大量进口已是在所难免。有专家曾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我国天然气也会像石油一样,进口依存度超过50%。

由于国际油价高企,天然气的能源替代效应显现,我国天然气需求迅速飙升,至2010年已达1050亿立方米/年以上。

“为此国家发改委调整了天然气发展规划,计划到2015年消费量达到2600亿立方米。”知情人士称,“但没人知道气将从哪里来。”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天然气产量维持在千亿立方米/年上下,由于需求增长过猛等原因,常规天然气产量短期内很难再有大的增长;而被国家发改委寄予厚望的非常规天然气,“2015年也只能实现150亿立方米/年产量”,缺口依然很大。

如此,中石油确实需要抓紧时间确定俄气进口的相关谈判细节,以便为国内需求增长做好准备。但是前述石油系统人士坦言:“目前国内气价倒挂,多进口就意味着多亏损,这也是中石油迟迟不愿推进俄气进口的原因。”

据了解,目前哈气管道霍尔果斯口岸天然气到岸价即达2.2元/立方米,上海市民用天然气价格仅为2.5元/立方米。这意味着如果哈气通过数千公里管道输往上海后,中石油的管道毛收入尚不足0.3元/立方米,其承担的亏损将数以亿计。

“如果不进行天然气价格改革,那么中石油肯定不愿进口天然气资源;要施行气价改革,那么CPI又将承受极大的压力。”上述石油系统人士最后说。

街拍美腿

清新美女图片

大胸m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