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菜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菜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共场所有没有隐私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3:14 阅读: 来源:花菜类厂家

佛山市公安局局长杨建华称娱乐场所、桑拿按摩都要安装摄像头,他表示:“在公共场所哪有隐私,如果公共场所有隐私那就是‘流氓’,公共场所有什么隐私,既然大家都能够见得光的有什么隐私呢,这些都是奇谈怪论。”(4月29日《广州日报》)

有评论认为,按照杨局长的意思,一切以不装摄像头为前提的公共活动,都可以称之为“耍流氓”。说得再直白一点,就是“公共场所无隐私”。这句话可视为技术化社会管控的圭臬,有了摄像头,有了一天天升级起来的高清分辨率,公共安全等社会管理大可高枕无忧了,剩下的,无非是买多少摄像头、装在哪些位置、看风景还是看美女……

那么,公共场所真的无隐私吗?法律意义上的隐私权应该包含最基本的一个前提,即“隐私是特定人的隐私”。只有隐私主体才能决定是否放弃属于自己的隐私,共同活动中的其他任何人无法“代劳”。换言之,你不能说他人不要隐私。就让他人赤裸裸地晾晒在公共信息的镁光灯下。事实上,传统的“隐私止于门前”的理念早已满足不了现代公民对权利与自由的追求,公共场所也存在某些私人场合,私生活不仅在住宅之内,也依存于外在环境之中。只要权利人相信其活动不在公众视野中,即当事人有对隐私不被侵犯的合理预期——有“隐”的意思表达,于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特定对象公开的“私”,也是个人权利界内的事。

这些年,公共场所安装的监视器在维护公共安全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无处不在的探头也让公众的隐私感荡然无存,过多过滥的摄像头,已经引发了诸多隐私争议。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主张“公共场所无隐私”的时候,连一部正儿八经的隐私保护法都没有。

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媒体与通信系讲师戈登·高引述一位韩国安全专家的话说:“你要认识到,当你处于公共场所的时候,至少有三台照相机(拍照手机)在盯着你”。而你要相信一点:偷拍别人的人也有太多机会被别人偷拍。

自我保护的本能令女人在公共场合闭拢双腿,令男人把短信及时删除,令银行柜员机前的人对周围保持警惕,令公司的MSN设置“删除历史记录”,令所有人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关门和拉上窗帘。

而窥探的本能则把我们拖入私人空间的悖论:每个人都想在保全自己的私人空间的同时,窥探别人的私人空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那么,关于名人和办公室同事的八卦新闻是悲剧还是喜剧?善意的人会莞尔一笑:这就是生活嘛。而多事之人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的当代版本:我来了,我看见了,我放到网上去了!——这也是香港《巴士阿叔》的技术背景。

面对私人空间,窥探的本能比自我保护的本能更有力量。我们真的什么都能抵抗,除了诱惑。

西方比中国更早进入“陌生人社会”,但在丹麦、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又有了“共享社区”的尝试:与邻居交往、聚餐、互助,办跳蚤市场和兴趣班,重新享受邻居冷漠时代消失了的安全感和日常生活便利——像是回到了中国乡村的祠堂时代。

金钱能保障个人生活品质,但保障不了私人空间的品质。一个有安全感和有品质的私人空间,还需要诚信、规则和交流来保障。我们都是社会动物,不会为了保全私人空间而变成蜗牛和刺猬,或患上自闭症;但若没有一个诚信的、讲规则的和有制度保障的公共空间,私人空间也将荡然无存。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这位局长的话语固然有些极端,但是我们看不出来他要表达的主要意思吗?娱乐场所中的不光的地方,谁又能否认呢?当然这种话语如果投之于实践,有点偏激过分,但是带着话语中的所向,对不光之处实施以“经过充分论证之后”的正确合理的办法,怎能说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呢,不妨试一试吧?——李斐

“公共场所无隐私”语论一出就引起轩然大波,其实我们不能片面的去理解这句话,应该结合现在的社会环境去理解。因为缺乏监督,很多隐性交易都发生在公共娱乐场所。安装摄像头,有助于一定程度上对娱乐场所起到监督作用。但是相关职能部门不能因为有高科技手段就一劳永逸,应该借助高科技手段为更多的人服务。——程鹏丽

一切行为的对错全在一个度,不越界对谁都好,万一超过了那个度就无法让人接受了。为了打击违法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加大监控力度本无可厚非,只是把这个权利凌驾与人民利益之上就不对了。希望佛山市公安局能够好好反思一下。——李特

放心吧,这些摄像机在关键时刻,全部都会坏掉。而我们个人,无关紧要的隐私,也没有人关注。没有人关注,就意味着没有被泄露。所以,隐私间接地脆弱的,貌似还是存在的。——龙在天

把一个人当坏人才会想到要安装摄像头,每天盯着他,犯错方便抓;每天盯着许多好人,既花钱又无聊,更何况还是花好人的钱。警察局长这么说有情可原,维护治安的压力或者说职业习惯;那些能够表决按不按摄像头的人,做出决定前不如先想一下,是如何看待普通民众和与之的关系的。——西铭

没有人会喜欢被赤裸裸的眼神注视着生活,即使是电子眼也是如此。隐私是关乎一个人的事情,在公共场所面对面的是陌生人,隐私为什么就不成立了?“公共场所没有隐私”完全是对在说一种制约的强制方式。在这个邻里之间已经渐渐陌生的时代,这样的定义只会让人们本身就渐强的防备心理雪上加霜。——杨文

我挺讨厌摄影头的,感觉就像第三只眼,被人监视总是那么不自在。公共场所不应该弄这么多“眼睛”,既浪费资源,又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灯下黑,那些监视系统在那些坏人眼里也不值一提,就像锁一样,只能锁君子锁不住小人,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好人来说这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张欢

我还是有点赞同公共场所没有隐私这一说法,如若到处都处于被监控的范围之内,那么所发生的违纪违法现象可能要少很多,即使某些隐私保护者声称这一做法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但是公共场合又会有什么样的情况需要你去“隐私”呢。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也需要适可而止,毕竟如果哪一天连公共厕所也都安装上了摄像头,这就侵犯的有点儿无理取闹了。——于瑶瑶

在社会管理上,既有大道理,也有小道理,既有偏颇的,也有真知的。我认同隐私是每个人的权力,前提是不侵害不影响他人的合理正常生活。超出了这个范畴,以大众利益为借口,说公众场合就没有隐私,这站不住脚。我们大家都知道,一些明星们的现实生活也很累,缺乏私人空间,就是被“狗仔队”的无厘头追逐所谓的“隐私”造成的。每个健康的人都不否认私人隐私。——栗彦卿

这个隐私的度还真不好把握。隐私权有时候会给那些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像公路等地方安装摄像头可是受益匪浅的,很多案件的侦破摄像头也起了关键作用。话又说回来,有了摄像头也不代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安装摄像头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只能在事件中起辅助作用!——汪兰

说的好,就要呼吁人们在城市中倡导一种乡村式的生活。因为虽然我们的物理距离很近,但生活在钢筋混凝土中的人们,心理距离实在太远了。很多人数年都不晓得自己的邻居是什么人,这其实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公共场所的确也存在隐私问题,不能“错抓一千,而不放过一个”。这个道理再明显不过了。——刘鹏飞

“在公共场所哪有隐私,如果公共场所有隐私那就是‘流氓’,公共场所有什么隐私,既然大家都能够见得光的有什么隐私呢,这些都是奇谈怪论。”我觉得这个杨局长的言论才是奇谈怪论。隐私权是人身权的一种,也是应该被保障的权利,在公共场所更是应该如此。如果在公共场所担惊受怕,那也不能保证在自己私密场所的时候隐私权得到保障。——胡倩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科技危机。当科技发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将会对我们的传统价值观,进行全面的瓦解。比如现在的人肉搜索,更是毫无隐私可言;你只要触犯了网友的众怒,什么都能给你八出来,让你不敢出门。我觉得这不是好事情,但我也改变不了,只能一边感叹,一边接受。人的生活需要一点神秘感和自由空间,现在什么都没了,只要你不小心,你在宾馆洗澡的视频,就可能掌握在某个网友手里。——马超

一切以不装摄像头为前提的公共活动,都可以称之为“耍流氓”。那么一切以摄像头失灵、习惯性未录入或者编辑加工摄影资料影响摄像取证的行为又应该称作什么?——笔笔的笔

公共场所也有隐私,这是肯定的答案。只是为了便于社会管理,政府可能会采取诸如摄像头等高科技加强监管,这也是正常之事。关键的问题是应该有提示,更应该保护好公共场所的个人隐私,比如欧美国家在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方面的做法值得我们效仿,不能说为了公共安全就牺牲民众个人隐私,这样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安全,公共安全也就失去了民众这个根本。——倪卫校

公共场所的范围很广,包括公共浴室、旅店、书店、录像厅等等供公众从事社会生活的各种场所,连银行都应该算是公共场所。瑞士的银行是世界闻名的,他们在保护客人隐私的方面就做的很出色,当有记者举起相机在银行外面拍照时,都会有工作人员阻止,因为他们要保护客人的隐私,所以杨建华的“公共场所无隐私”这个说法是不存在的,这是在为他的做法提供的歪理,在公共场合安装摄像头是需要的,但不能把所有公共场合一概而论,桑拿按摩这些场所属于公共场所里面相对隐私的场所,主要是因为客人在里面的衣着比较暴露,场所负责人需要对客人进行一定的保护。杨建华不要把所有人都当做是一个潜在犯罪分子,心思还是多花在捉捕在逃罪犯吧。——高欣婷

隐私,常与尊重牵扯到一起。商场是公共场所,那试衣间是存在于商场里的,你在里面换衣服,这就牵扯到了隐私的问题。诚然,别人没有特许是不能随便出入的,因为换衣服与公共利益、群体利益毫无关系,是不愿他人干涉的或不便他人干涉的个人私事,必须要征求本人的同意。而征求本人同意,就有趣了,可以说隐私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对于你喜欢的人,存在的隐私就少,不喜欢的人,便处处设限。——严颜

有想法就是好的,即使简单粗暴,总归是为工作的思考,总归是提出了问题,经过分析,论证,指不定会完满点解决了呢。——杜慧仪

且不说公共场所有没有隐私,公共服务不应该有隐私吧?装摄像头这笔钱咱先不急,先把三公开支公布了吧!——蓝羽

伊春工服定制

鹤岗西服订做

嘉兴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