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菜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菜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都深读我的孩子是同性恋出柜是场家庭战争《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0:51:42 阅读: 来源:花菜类厂家

海都深读·第四十三期

我的孩子是同性恋

同性恋儿子流年与妈妈互相靠着,姐姐和他手相握

闽南网5月19日讯 有这样一群父母,当他们白发爬上两鬓,鱼尾纹缠满眼角时,却突然被告知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孩子是同性恋。

他们震惊,彷徨,以泪洗面,无处倾诉,内心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

按照美国性学家金赛的说法,同性恋者占社会成年人口的3%至4%。也就是说,这3%至4%成年人口的父母,他们面对共同的难题:孩子是同性恋,父母该怎么办?

他们当中有一些人,看到孩子比自己更加痛苦时,选择了宽容和接纳,甚至勇敢面对镜头,说:“如果这个世界因为歧视不接受你,我们一起改变这个世界。”但还有父母,仍躲在“柜子”里不愿出来,并试图改变孩子。

轩妈妈属于前者。

59岁的轩妈妈是福建同性恋亲友会的召集人,3年多里,她通过线上线下,帮助多位同性恋孩子的父母走出困境。

5月16日下午两点半,她来到泉州,讲述了她作为同性恋母亲的故事。

不能再逼了,我不想失去儿子

谈及同性恋,轩妈妈脸上浮起温暖关切的笑容

在福州家里,54岁的轩妈妈戴着老花镜窝在沙发角落打毛衣,从独子凌轩上大学起,她就开始为未来的孙子准备毛衣了。手上这件小红背心是打给她未来孙子穿的。衣柜里还整齐垒着二十几件已经打好的,毛衣按1个月、2个月不同年龄段分开摆放,这还是2010年的冬天。

但轩妈妈时常有担心爬上心头,多年前,凌轩的初中老师打来一通电话:“哎,你家凌轩有同性恋倾向”。虽然一直揣着那个疑惑,但轩妈妈始终选择相信,只要孩子长大自然会好。直到2011年的除夕夜。

大年三十儿子出柜

饭后,轩妈妈坐在南平老家里等春晚开播。凌轩坐在母亲身旁,酝酿一肚子的话却不知怎么开口。

“妈,聊聊吧。”

“聊什么?聊你是同性恋?”

凌轩顿时蒙了,面对母亲,泪水涌出。

“我睡觉了,你上网别太晚。”母亲没等他反应,逃回卧室。

2个月前,大姨告诉过凌轩,妈妈已经知道他的秘密了。他不得不提前向妈妈出柜(公开自己的性倾向),他原本计划铺垫8年再说的。

2010年10月,凌轩接母亲到福州看他的拉丁舞比赛,她去儿子宿舍打扫卫生,瞟了眼自称是凌轩“室友”的电脑屏幕,看到室友QQ聊天记录写着:“那是我男人的老妈”。她“脑袋轰的一声炸了”。她向她大姐求助,早知真相的姐姐一边安慰她,一边劝凌轩提前出柜。那年他工作特忙,就这样拖到大年三十。

“那晚我睡得很好,背了20年的包袱总算卸下。”可轩妈妈逃回卧室后,对着电视发呆。凌晨,过年的鞭炮声将她吵醒,她咬着被角忍着哭声。“命运对我太不公平。”轩妈妈想起1999年因意外去世的大儿子,“早知道小儿子是同性恋,我那时应该跟大儿子去的”。

其实,早在凌轩读初中时,轩妈妈发现一封儿子写给男生的情书。美术老师打来电话,轩妈妈哭着问怎么办,老师安慰说,孩子小,长大自然会变好。

出柜后的正月初六,轩妈妈突然提出,让凌轩邀请男朋友来家吃饭。轩爸是继父,轩妈妈担心丈夫无法接受凌轩,没告诉他真相。当天下午,她和轩爸赶到福州儿子住处。一进门,几个阳光大男孩聊着天。他们有的是医生,有的是大学老师。“哪个是同性恋啊?”她疑惑地问凌轩。“都是啊”,凌轩笑了。

凌轩一直观察妈妈的反应,“我感觉母亲没完全接纳我”,他开始寻求其他途径帮妈妈走出“她的柜子”。

同时,轩妈妈也开始学上网、查资料,瞒着家人去北京、上海咨询心理医生。得到唯一反馈就是,同性恋不是疾病,没法治疗。

母亲开始转变

2011年11月,凌轩告诉母亲,几十位来自全国各地同性恋父母在上海举办恳谈会,劝她去看看。路上,两人一句话没讲。第一天,不少家长谈起孩子纷纷哭了,轩妈妈躲在角落抹泪。听到一位不堪忍受家庭压力而自杀的女同的母亲说,只要女儿能活过来,不管她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不重要。

轩妈妈庆幸,至少儿子还活着,“我不能再逼儿子了,我不想失去他”。会议后几天,凌轩发现,母亲主动坐到会场前排。当别的家长讲孩子养老问题时,她听得格外认真,还在笔记本上记录。

这时,同性恋亲友会负责人找到凌轩,想让轩妈妈当福建地区召集人,轩妈妈拒绝了。凌轩知道母亲还没过心里那道坎。

有天,凌轩在衣柜里发现崭新的小毛衣,他向母亲说出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遭遇。

“上小学时我发现自己喜欢男孩,以为全世界只有我这样。心里充满恐惧和对妈妈的愧疚。”他便开始言听计从,努力学习。高中时,他向同学出柜,结果被7个男生殴打,打到有人报警。警察交给学校处理,校方却勒令他退学。他恳求老师,换来的却是40多天的心理辅导。校方见心理辅导无果后,决定开除他。老师想要家长联系电话,凌轩不肯给。被开除后,凌轩每天依旧装出上学的样子,其实是去影楼打工。2005年年底,凌轩用打工积攒的钱北上,辗转多地参加艺考,没钱住旅馆,就睡火车站。最终他以专业课成绩福建前13名,考入福师大艺术学院。

凌轩平静地讲完往事,轩妈妈捂脸大哭起来。她难以想象儿子这一路的艰辛。当天,她主动联系广州同性恋亲友会负责人阿强,要求当一名志愿者。这一举动的初衷被写在轩妈妈的微博签名上“如果这个世界因为歧视不接受你,我们一起改变这个世界”。

公开出镜支持儿子

2012年2月起,轩妈妈每周一天负责接听热线。打来电话的大多是和儿子一样大的孩子,听孩子讲出柜遭家里强烈反对时,她也会亲自上门劝说。曾有个高三男孩打热线说,离高考只有3个月,压力很大,可他不想再戴面具生活,即使社会不接受,只要父母接受就好。之后男孩没再打来电话。轩妈妈从朋友处得知,男孩没参加高考,而被父母送去精神病院了。

2012年5月一天。轩爸拦住外出的轩妈,问“这一年多你怎么都不理我呢”,轩妈不知如何开口,扔给他一本工作笔记。没想到轩爸却说:“我早就看过了,身为一家之主,你们怎么能不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后来,轩爸有空,也帮轩妈接热线。

一天晚上,凌轩带妈妈去福州同性恋酒吧,一进酒吧,妈妈就不见了。一抬头,轩妈妈正拿着话筒站在台上。“大家好,我是同性恋妈妈。”全场音乐戛然停止,她又重复一遍,“我是一名同性恋妈妈”。台下几名年轻人爬上台,拥抱轩妈妈。她轻拍他们的背,“哎,我知道你们的苦,我知道……”

2013年,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许戈辉问她为什么敢直面镜头?“面对镜头,就是对孩子最大的支持。”访谈播出后,许多断了联系的亲戚朋友打来电话,她平静接听,不再主动挂断。

2013年底,凌轩外公过八十大寿。轩妈妈带着凌轩和他男友回老家祝寿。寿宴上,外公递给轩妈妈两个红包:“喏,给你两个儿子的。”这迟来的认可让轩妈妈笑得合不拢嘴。

“没有比得到家人接纳更快乐的事。”凌轩说,“母亲现在很快乐。”轩妈妈身边的朋友都当奶奶或姥姥了,妈妈过起空中飞人的生活,她奔赴各地给同性恋做疏导。上周,受福师大老师邀请,还给学生们上了12节课。

现在,轩妈妈、凌轩和他的男友一起住在福州,轩爸退休后也将过来,儿子双方父母也都见过面了。今年母亲节,轩妈妈收到两个儿子送的康乃馨,轩妈妈发了条说说到朋友圈,“好开心哦,谢谢两个儿子,是你们让妈妈的爱不再狭隘”。

现在,时常有父母向她抱怨,假如时光倒流,肯定不会生下同性恋孩子。轩妈妈笑笑说:“命运总有它的必然性,既然后悔无用,那就坦然接受孩子原本的样子,他们幸福就好。”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常林50型装载机助力乌鲁木齐清雪英制轴承

关于表面涂层测厚仪的测量原理你知道多少瓷像机

宜宾南溪供电更换变压器助力学校用电墙板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