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菜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菜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水里你我的影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43:14 阅读: 来源:花菜类厂家

这是一个小城里众多房间中的一间只有15平米的卧室,窗户的下方有一张小型的书桌,桌上的书本都整齐的陈列着,旁边还竖着一张照片——一个20来岁的女孩儿,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随便披散在两肩。她的皮肤不算白皙,白里透着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心情。照片上的她依旧笑着,虽然不怎么漂亮,但是在那开心的笑容的映衬下,看得心里都是暖暖的。她就是孙琪了。

孙琪已经23岁了,已经大学毕业快一年了,可是,至今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全家都在为她着急。其实,大家都不清楚孙琪自己心里也很慌,今年找工作就要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就业压力,心里其实很没底,但考虑到亲朋好友的关心,她只好强打精神,在大家面前装作一副完全没问题的样子或者另有打算来安慰大家。

这天,她心里实在是憋得慌了,妈妈又在厨房不停的念叨着工作的事,堵气之下,跑去了外面。“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停的在我耳边说什么工作啊工作,工作也不能随便找吧,总得找一个合适自己的吧,现在就业压力本来就大。哎,好几次面试都落榜了,接下来怎么办呢?”孙琪边走边想着,“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不如去干爹家里好了,隔几天再回去好了。”想着想着,孙琪就开始行动了。

嘟……嘟……嘟……嘟……嘟……

“喂,你找哪位啊?”

“原来是明明啊,我是你琪琪姐啊,干爹和干妈在家吗?”

“爸爸妈妈上班去了,还没回来。”

“哦,这样啊,那你家里还有其他人没?”

“就我和爷爷在啊。”

“这样就好,姐姐待会儿过来陪你玩儿,好不好啊。”

“好啊。”

“嗯,那就这样了,待会儿见咯,byebye。”

和孙琪通话的叫明明的男孩儿正是孙琪干爹陈朋的小儿子陈明明,今年才5岁,由于夫妻俩上班忙,便把孩子放在家里,由老人照看着。陈明明还有一个姐姐陈思诺,在外地上班,一年也难得回来几次。

也该打电话问问干爹吧,要是干爹把我撵回去就不好了。孙琪心里盘算着,也拨通了陈朋的手机。

嘟……嘟……嘟……

“喂,琪琪吗?有什么事啊”

“干爹,我想在你家暂住几天,没问题吧?”

“怎么想着跑我这里来住啦,又和家里人赌气了吧,想住就住吧。不过,你不要嫌干爹啰嗦,你也长大了,该懂得人情世故啦。”

“嘿嘿,干爹,这些我都是知道的,你放心啦,那我先去啦,先陪明明玩一会儿。晚上见啦。”

挂了电话后,孙琪又给妈妈通了话,说明自己去了干爹家,报了平安后就直接挂了,没给妈妈一点啰嗦的机会。孙琪刚挂完电话就寻思着买些什么东西去,正在她苦思时,迎面就来了一辆西瓜车。车上的西瓜大小差不多,看着也新鲜。孙琪也不管其他,想着明明爱吃西瓜,直接让老板挑了个好的,提着就往陈朋家赶去……

孙琪在陈朋家里已经待了三天左右,这些天里,常常带着陈明明去逛街,去玩耍,时而去公园,时而爬山。而到了第四天,孙琪接到了面试公司的电话,遗憾的告诉她,她被落选了,她便又没有了玩耍的心情,自己把自己锁在屋里,伤心着,思考着落选的原因,以及将来的一些打算。

恰巧当天陈朋一家参加朋友的满十酒席回来得比较晚,与此同时,还带回来一个12岁左右的女孩儿,长长的头发盘成花苞状,分在头的左右两边,穿着草绿色的长裙,就是那眉目里透着几分叛逆和张狂。这是陈朋的同事的女儿,因家里有事,让她暂住几日。可就是这暂住,引出了矛盾……

那女孩儿一进门就四处乱窜,闯进了孙琪的房间,看见孙琪在房间内,质疑道:“你是陈叔叔家请的保姆吧,你还不快点把房间收拾好,这是我今晚要住的。”当时孙琪就只穿了一件旧t恤和棉质的短裤,头发也随随便便得扎在了脑后,确实有点像乡下来的小姑娘。孙琪一听这话,本来自己就在烦恼工作的事,却被人这么侮辱,气就不打一出来,给了那孩子一巴掌。那孩子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一边哭还一边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就你一个保姆,还长得那么丑,你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孙琪自尊心本来就比较强,哪忍得了这份气:“你爸爸是谁关我什么事,你爸爸再有本事,也是你爸爸,那也不是你,你骂我是什么东西,你又算什么东西。”

听见吵闹声,当即所有的人都过来了,陈朋见状不对,就给了孙琪一阵责骂,让她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然处理不好社会关系,影响工作。孙琪认为自己很委屈,“大人们有事没事就拿工作当说辞,难道别人那么辱骂我,我还要笑呵呵的给他赔笑么。”想到这儿,孙琪穿上拖鞋,顺势夺门而去。

夜色也近了,孙琪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怕是要下雨了吧,真倒霉……”孙琪心里嘀咕着。果不其然,不多久,天上就下起了小雨,害的孙琪到处找躲雨的地方。“前面有个公交车站台,刚好可以躲一下雨,庆幸这是夏天,不然可要被冻死了。”这座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水了,隔三差五就有一场雨,还有两条人工河围绕。

孙琪看见的这个站台刚好处于十字路口交汇处下方的30米处,站台前方10米是一个报亭,由于下雨的关系,报亭外的东西都收到亭内去了,从窗口看过去,只有一位留着散乱短发的年过四十的中年妇女在亭里面忙活着;后边就是一条人工河,河面不过12米宽的样子,夏季水量充沛,河面离堤岸护栏3米有余,架在人工河上的桥倒是一般的平板桥,没有过多的修饰;站台的前方就是汽车道了,虽不是主干道,但好在也够宽敞,只是,这停车道却不怎么平坦,已经慢慢积了一滩水了。

孙琪匆匆忙忙的赶到站台下,拍掉身上的雨珠,回头就看见一女孩儿也坐在那儿躲雨。“原来有人早到了。”孙琪一边想着一边仔细端详着她。这个小女孩看着不过160的身高,剪了一个学生头,一个齐刘海,让她看起来分外可爱,头上还系了一根红色发带,左边系成了个蝴蝶结,显得很有气质;她的皮肤白皙,眉眼分明,轮廓清晰,尤其是那张小嘴,粉嫩粉嫩的,格外惹人怜爱;身上穿着这个城市最普遍的学生装了,白色衬衣系上红色大蝴蝶结,配上浅棕色的格子短裙,还有一双白色长袜和小皮鞋。她正端坐在候车凳上,一本数学教材放在大腿上,两只手随意的搭在上面,抬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

“嗨,你好啊,都这么晚了,你还坐在这里看书啊,对眼睛可不太好哦,而且现在还下着雨。”孙琪试着发问到。

“嗯?我只是有点浮躁,出来看看书,透透气,却没想到下起雨来……雨那么大,也回不去。”女孩挤出一丝苦笑。

“这样啊,我叫孙琪。看样子你还在上高中吧,高三?应该快高考了吧。”

“我叫张曦,后天就高考了,出来舒缓一下紧张的心情,免得考试因为紧张发挥不好,影响了成绩。”张曦不好意思的回答。

“嗯,也对,过度紧张有这样的害处,看来你蛮会自我调节的嘛,我当初高考时就是因为紧张,败下阵来了,呵呵,蛮不好意思的。”

“是吗?那最后怎么样了啊,上的哪所大学啊?”

“嗨,最后只上了个外地的二流学校,现在找工作都成问题。那你准备考哪所学校啊?”

“我想上医科大学,虽然我身体还不错,就是抵抗力差,从小就老爱感冒什么的,就想多学习医学,给自己调理调理。”

……

在她们俩欢快聊天的时候,雨越下越大了。“轰……”一声惊雷,中断了她们俩的谈话。也不知怎的,张曦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她们面前的积水,没有一丝转移。

“张曦,张曦,你怎么了?不会是被雷声吓傻了吧,干嘛老盯着那积水看。”孙琪捏着张曦的手,不停的摇晃着孙琪。

“哦,没事,只是有点走神了……”张曦却不自主的低下了头去。

“什么呀,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原来是发呆啊。”孙琪掩嘴而笑,却没发现张曦的不对之处。

“其实,平常我也经常发呆的,发呆也是有利于健康的。”孙琪继续说道,可过了一会儿也不见张曦回答,“诶,你怎么了,刚刚开始,你就不怎么说话了,又发呆了,还是看见了哪里的帅哥了?”孙琪调戏着还在发呆的张曦。

“琪琪姐,这会儿了,你还开我玩笑啊。这雨是越下越大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去了,这会儿我还真想回家啊。”

“怎么,这会儿倒是想家了啊,才多久没回家,便想家了啊,要是以后去外地的学校念书了,还不得一天回家好几趟呢。”

“琪琪姐,又来取笑我。”张曦说着,眼睛却不经意的看向那滩积水,这令旁边的孙琪觉着不对了,“张曦,你怎么老是盯着那积水看啊,水里什么也没有啊。难道你喜欢看那一圈圈水纹荡漾开的样子?那雨水滴在水面上也不很好看啊,在这里看,还不如去河边看呢。”说着,孙琪便拉着张曦到了河岸边。

“琪琪姐,你这可不对了,还下着大雨呢,会感冒的。”张曦想挣脱去没那个力气。

“没事的,虽然下着雨,你看见旁边那棵大树了没?那里的雨点小,不会淋湿的。”孙琪不由分说的便拉着她过去了。“还好咱们市里的市长重视环境卫生,河水清澈见底,即使现在下雨有些影响视线,也没什么要紧的,现在你可以尽情的看个够了吧。”孙琪自顾自的说着,也没多注意张曦的反应。

张曦直直的盯着扶栏下的河水,动也不动,孙琪玩笑似的拍了她一下,“啊……不要,不要啊……”连连后退,最后竟跌坐在了湿漉漉的草坪上。

“琪琪姐,你……刚刚看见了吗?”这次,张曦的眼神明显由惶恐代替了呆滞,孙琪摸不着头脑,“什么跟什么呀,你说的什么呀,在哪儿呢?”

“琪琪姐,就……就是……是……那河里的水啊,河里面……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这次张曦更加惊恐了,说话断断续续的,弄得孙琪都有点心虚了。“欸,张曦,你没事儿吧?这河里有什么啊,我什么都没看见啊。”这次,孙琪为了印证张曦的话,特意跑去河边看了看,结果什么都没有。

“真的么?”张曦半信半疑的再次跌跌撞撞的走到扶栏边,可能心里害怕,使劲儿的拽着孙琪的左手,头刚伸出去却又缩回来了,如此几次,最后在孙琪的鼓励下,慢慢将头低了下去,眼睛却紧紧地闭着,半天不敢张开,倒是旁边的孙琪看见张曦始终没有结果,就用空着的右手捏了张曦一把。这一捏,却让张曦的眼给睁开了,同时也让她绷紧的精神一下子泄了底。孙琪心想,这下可有结果了,还不等她开始高兴,张曦就使劲儿的挣开了孙琪的手,疯了一样的往旁边跑去。可没等她跑多远,迎面就驶来一辆三轮车,车主没刹住车,将张曦撞倒在地。趁这个机会,孙琪赶忙跑了过去将张曦扶了起来。

“琪琪姐,快,快,快带我回家,我不想留在这里了,这里太可怕了。”张曦依旧这般的语无伦次,孙琪这下可被吓着了,要是张曦再这样跌跌撞撞的,下次可就不那么幸运了。

孙琪自己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张曦,你到底看见什么了,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得那么慌张了?”

“琪琪姐,其实,其实我刚刚并不是发呆,我无意看向那积水的波纹时,就看见了一双血淋淋的小腿,袜子以上都没有了……呜……而且……而且那小腿的袜子上绣着和我袜子上一样的花纹,那是我自己想着样子绣上去的……本来我以为是我看花了眼,可是,等我去河里看的时候……我,我看见,水里有和我长得一样的女孩儿,梳着和我一样的头发,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袜子上的绣花也,也一样啊……可是她却,呜呜,她却有着灰白色的死人一样的皮肤,咳咳,就当我再次去看的时候,‘她’突然张开了眼睛,还用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它,它,还冲我微笑。还说,她还对我说,我看见她了,可怕极了。咳,咳咳,呜呜……”

听完张曦这些话,再看着她带着哭噎声和惊恐的样子,孙琪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她是无神论者,这眼前张曦的表情和声音,都不像是装的啊。况且,张曦骗她也没有好处啊?但是,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些吧?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琪琪姐,你不相信我说的话?”看出孙琪脸色有些不自然,张曦不得不出口问那么一句。

孙琪不得不安慰张曦,辩解道:“不是我不相信你,不过这确实有些难以让人相信啊。不过看你的神色,姐姐相信你没有说谎。暂时先不说这些了,你也受伤了,还是先去医院吧。”

“对,对,琪琪姐,快带我离开这里,快,快点啊!”张曦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挣扎着爬起来,有些慌张的看着四周,使劲儿的拉着孙琪的手,完全没注意到她已经把孙琪的手给掐出了深深的指甲印来。

“啊,就是就是,要不,让我送你去医院吧,就当做是我给你赔礼道歉了,我没想到这会儿了街上还会有人,就骑到人行道上来了,都是我的错啊。”旁边的车主一个劲儿的点头,还主动过来将张曦搀扶起来。

“你不说,我还真把你给忘了,快点把她送去医院啊,刚才的事,稍后再说吧。”孙琪巴不得快点将张曦带离这个地方,免得张曦又说出什么离谱的胡话来。可天意不使然,他们刚想将张曦扶上三轮车,三轮车前轮却突然爆胎了……没办法,孙琪只有跑去路边打车,可是,在路边站了几分钟也不见一辆车开过来。这时,孙琪暗骂自己笨蛋,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20,不过,事情并不像孙琪想象的那么顺利,120根本打不通。最后,孙琪不得不让三轮车车主背着张曦往最近的医院或药店。

“你倒是快点啊,这么大的雨,别让我这妹妹雪上加霜啊……”孙琪见那车主并没有什么行动,不满意的说骂了一句,可孙琪才转过头去看看张曦的情况,张曦却睁大了两只眼睛,直直得盯着前方,眼珠子都凸出来了,搭在车主肩上的手,已经泛白,还能听见微微响动。

“有些不对劲儿啊,不管我怎么走,就是往前迈不了步子,像是有面墙挡在我身前。”车主不思议的转过头来对着孙琪说。

“怎么可能,我怎么没有觉得有什么东西挡住我了呢?”孙琪顺着车主前进的方向,伸手摸了过去,去什么也没摸到,“这里除了空气,只剩空气了,你不会是觉得张曦太重了,你迈不动脚吧?”

“怎么可能,就她那点体重,我每天上班,扛的货物都比她重,我觉得这似乎有点邪门,你想想刚刚她说的那些话……”

张曦一听这句话,马上就躁动起来,想要从那车主的背上跳下来。“是她,是她,一定是她,是她不想让我走,她一定要杀死我才甘心吗?”这时,压抑已久的张曦终于嚎啕大哭了起来。那车主耐不住张曦的胡乱躁动,手臂一滑,张曦 顺势就掉在了湿漉漉的地上。

孙琪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只得站在一边,静静的看她哭泣,发泄完心中的恐惧。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曦的哭泣也变为了抽泣,人也渐渐安静下来,孙琪两人都把提着的心放下来了。

“哒,哒,哒……”没等孙琪二人缓过来,张曦就嗖的一下窜起身来,拼命往回跑,孙琪二人起步晚,又比较慌张,被张曦甩在了身后。张曦跑到大树下时,停了下来,转身就往扶栏走去,左手抓着扶栏,右手就指着波纹荡漾的河面,大声的吼叫着:“我知道,你就是来杀我的,对吧,想要我的命,那你就来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着你……”

“张曦你疯了吗?你见到的只不过是幻影,没必要为了幻影而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啊,你的梦想怎么办,你父母怎么办?”孙琪在体育上并不在行,还离张曦有10多米的距离,只能这样无力的用言语来劝说张曦。

孙琪为了追上张曦,丢下了那个车主,一个劲儿的往前跑着,后面发生的事,她根本没有发现。那个男孩儿原本也想上去追张曦,可是,原本起伏不断的河面一下子变得平静,平静得就像一面大镜子一般,甚至还有一瞬的反光,晃花了车主男孩儿的眼,引起了他的注意。可,这样的平静维持了不到两秒,再度起伏。但这次的起伏更加剧烈了,在男孩儿下边的河水开始疯狂的涌动,一条条细细的水流汇集在一起,不断上升,再聚集,在上升,就像是按比例压缩的海浪一样,冲出河面,不断向男孩儿袭去。此时,男孩已经懵了,他从没见过如此反重力的现象,忘记了闪躲,就这样被那条升起来的水,紧紧地拴住了脖子……

“喂,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慢啊,快去阻止她啊……”当孙琪转过头,寻找那车主的帮忙时,却看见他竟还待在原地,只是双脚却是跪在地上的,双手抓住自己的脖子,十分痛苦的样子……待孙琪看仔细了才知道,为什么他不能赶过来还抓着自己的脖子了。那是一条“水带”,全部是水凝聚出来的像缎带一样的东西紧紧地拴住了那车主的脖子,让他不能轻易动弹。眼见车主的挣扎频率越来越小,力气也越来越少,孙琪竟愣在那里,到底该去帮谁啊,两边都那么紧急……

“咚……”就在孙琪犹豫该先救谁的时候,被这声音吸引,循声望去时,大树底下,已经没有了张曦的身影。“张曦!”孙琪自知现在赶过去也于事无补,况且她自己是不会游泳的,跳水救人也不过是再搭上一条命罢了,只好寻求他人的帮助:“救命啊,有没有人听见啊,有人落水啦。”恰时,拴住车主脖子的“水带”啪的一声,散落在地,车主也应声倒地。

孙琪见状急冲冲的跑过去:“喂,你没事吧,还有力气吗?”却久久无人应答,当孙琪赶到那里扶起车主时,他的双手都在发抖,“我,我,没什么,力气了……还好,人没死……”车主用细弱的声音回答着孙琪的问话。“你没事就好,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待会找人来救你。”扶正车主后,孙琪继续呼救:“你们怎么都没人来就人啊,那可是一条人命啊,你们还有没有良知啊。”孙琪在道路旁叫嚷了半天,依旧无人答应。

“没用的,你不管怎么叫都没用的,那些人根本听不见。”

“是谁?你怎么知道他们都听不见?为什么?难道他们都聋了?”孙琪四处打望,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不用找了,我在这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穿着国民时期的深色中山装,佝偻着背,徐步从旁边的报亭里走了出来。

“您一定知道怎么救她吧,求求您,救救她吧,她才十多岁啊,后天还要高考呢。”孙琪忙不迭的赶去老人身边,拉住了老人的手,却立即甩开了:“啊,为什么你的手那么冷啊,像冰窖似的。”

“小姑娘,也是我害了你啊。这里是离那个世界最近的地方,‘事故’也频繁发生。而且,这里有那个世界的守护者守护着,他们要带走的人,是逃不走的,那边想过来的人,也是过来不了的。这里是受到他们保护的地方”老人望着孙琪解释道。

孙琪觉得像是在听神话传奇一般,觉得这也是传说吧,但是看着老人那一脸认真的表情,还有刚才的经历,她觉得也没有其他的解释了。“您的意思是说,他们现在要带走张曦了吗?为什么啊,为什么是她啊?老奶奶,有没有办法能救救她啊?她不该死啊。”

老妇惋惜的说着:“救不了的,不仅她救不了,连你也给搭进去了。哎,怨我啊。”说完,老人转身离开,朝着报亭走去,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孙琪见老妇离开,也阻止不了,想起张曦掉下水也有一会儿了,跑过去一看,张曦却静静的躺在水面上,脸上的表情很安详,双手轻轻的抱在胸前,双腿也笔直的浮在水面上,只是全身都是湿哒哒的,不然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般,那红色的发箍依旧那么显眼,蝴蝶结却没有了光彩。“张曦,张曦,你没事儿的话就应一声吧。张曦!张曦!”久久不见张曦的回应,孙琪忍不住抽泣起来,“张曦,其实我满喜欢你这个人的,没想到咱们的相见竟成了永别,呜呜……”

在孙琪抽泣之余,“张曦”慢慢的动了起来,全身僵硬的翻了个身,从左往右慢慢旋转着。刚刚还在抽泣的孙琪发觉了这一点,也不抽泣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张曦”,直到张曦的正面完全没入水中,被干净笔直的背面完全替代。“呵呵,我还以为你还活着呢,竟是我多想了。”孙琪刚想转过头去,河面停止了波纹,孙琪好奇的多看了一眼,却是这一眼,让她后悔了……

就在张曦趴着的河面正下方的河床处,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聚集,慢慢的变大直到变成了一个类似人影的样子停了下来,然后就像画画似的,影子的轮廓逐渐清晰,连头发丝也都清晰可见。当影子的线条完成后,那个影子就开始徐徐上升,似乎水里并没有什么阻碍,直到到了张曦的“面前”停了下来。当孙琪看清楚后,一向坚持无神论的她也不禁冷汗直冒,心里越发的紧张,似乎自己的心脏每跳动一下便会收索一分,越来越紧,越来越小。孙琪看见的赫然正是张曦,那小巧的脸蛋,齐眉的刘海,安详的表情,只是面色灰白,远没有初见她时的红润。不过,最醒目的依然是那个红色的发箍,只是上面的蝴蝶结红得像血一样,而且越来越红。当孙琪的注意力被那蝴蝶结吸引的时候,“张曦”的眼睛猛地睁开来,吓得孙琪四肢发软。还不止于此,“张曦”那张小嘴,也逐渐由煞白变为灰白,接着是紫色,最后停留在了红色上,然后两边的嘴角微微上扬,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停留在了双颊的二分之一处,然后嘴中吐出一个一个的字符:“你……看……到……我……了,看……到……我……了,呵呵……呵呵呵……”这句话吓得得孙琪脚步不稳,退得跌了两步,连脚上的拖鞋都掉了一只在站台旁的积水里了。

“张曦,说的没错,她说的没错。你也想要我的命吗?”孙琪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结局了,联想刚才那个老妇对自己说的话,孙琪已经有些明白了。“张曦已经死了,下一个就是自己了,难道因为我想救张曦,还是因为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对了,那老婆婆说过时她害了我,难道是因为我看到了她,看到了她的存在就要置我于死地吗?”孙琪心里挣扎着,这时才注意到,脚上的拖鞋已经掉了一只。孙琪起身去捡那拖鞋,可刚伸到一半的手就那么的僵在了空中……

拖鞋旁边的积水滩里,随着雨水的滴落,一圈圈波纹在水滩中分散开来,一段段扭曲的影子平静了下来。水里有一个清晰的影子,那是一双女孩子的腿,皮肤白嫩,膝盖上还有一块椭圆形的浅疤,和孙琪的疤一模一样,只不过,并不像张曦看到的是那样的断腿,只因积水滩面积有限,呈现的影子也只到积水的边缘。那双脚上穿的是拖鞋,只是右脚的拖鞋并不在脚上,而在旁边的孙琪掉的拖鞋旁,这样刚好是凑成一双鞋。

不等孙琪反应过来,水中的影子竟轻轻迈步走了出来,虽然水里的影子没有身子,水里的腿完全迈出后,身子及以上的部位,也逐渐显现出来了,完好的站在了孙琪的面前。她微笑着看着孙琪,对她略微点了点头:“我的拖鞋掉了,这一只是你的吧,我们的拖鞋一样呢,连模样都一样呢……”那是和孙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梳着一样的头发,穿着一样的衣服,一样的拖鞋,只不过她的拖鞋少了右脚的,而孙琪的拖鞋少了左脚的……

这时的孙琪已经没有机会去河边看张曦的最后一眼了,她也没有机会看到那一幕——张曦的尸体已经沉入河底了,就在张曦刚刚漂浮的地方,另一个影子缓缓的浮了上来。那也是一个女孩子,一头乌黑的长发随便的在脑后扎了个马尾,长长的鹅蛋脸,未经修饰的弯眉下,丹凤眼悄悄的张着,那有点塌的鼻梁下,圆润的嘴唇也紧紧地抿着,继而唇角微微上扬,轻轻念叨:“我看见你了。”随后,孙琪跌进了那滩积水里……

报亭里的妇人再次出现在积水旁边,蹲下身子,将手放在了积水上面,随后就起身离开,回到了报亭里,然后消失了……这位妇人其实是孟婆的大女儿,平常以假面貌示人,当大雨倾盆时,这里就会带走一个人,她的职责就是将这些人带到他们该去的地方……

乱入三国安卓版

小小精灵手游

修仙幻想游戏

凡人修真手游版

相关阅读